Tag: locarno

对话Stacey Steers:困于时光之屋的幽暗梦境

她在古早素材中寻找着刻有记忆印痕的影像与图案,以虔诚耐心的刀剪与时光的针脚将其一一拆解、缝合、再造。来自废墟的超现实主义幽魂满载死亡气息的暗喻,在每秒8帧的古旧画面中舞蹈,庆祝着逝去年代的复兴。

对话徐冰/翟永明:移动影像的反思与再认知

“《蜻蜓之眼》(Dragonfly Eyes)故事中古典的、脆弱的人类情感,是所有人在无论哪个时代都会拥有的,它非常私密。我们生活在一个无法判断、无法把握、危机四伏的社会现场中,我想借由这部电影表述的,正是由此产生的强烈紧张感和无从把握感。”

E Agora? Lembra-me:世界见证我们经过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谈论电影。我们只谈论生命,谈论经历。”平托如是说道。电影片尾字幕开始滚动,影像仍在继续——电影也因此得以延续。因为电影从不会真正结束,而是邀请我们与之对话,任由我们继续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