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berlinale

The Lost City of Z:詹姆斯·格雷的三道谜题

《迷失Z城》中,格雷在种种诡计、象征、隐喻、暗示和指代之间设下了阻隔经验与影像深不可测的鸿沟,这是任何胶片都无法记录下来的,只能存在银幕之外的一条宣言:眼前所见的未必是真实,人应当倾听自己的内心 。

La enfermedad del domingo:告别的姿态

影片沉稳的掌控力和敏感的触觉顺着叙事的静脉自然蒸腾,既不过度强调风格化的外放表达,亦不试图将庞杂议题塞进不足两小时的体量。充沛的情绪静默地蜿蜒于通达淡然深处。笼罩着无边无际哀愁的周日下午——银幕前的观众也与角色一同浸没于水流般涌起的思绪,呼吸着极简与亲密的气息。

The Green Fog:重构旧金山

《绿雾》中四处神秘浮现的烟雾,不仅还原了旧金山“雾都”的气候现象与《迷魂记》中四处弥漫的绿色调,这个意象本身亦带有一丝让人灵魂出窍的迷离,蒙住带有浓重怀旧气息电影画面,让观众再度跌入马丁熟悉的狂热幻梦领域。

Dovlatov:无名作家漫游的一周

《多甫拉托夫》精准地捕捉到了一种充满怀旧感伤的意绪,导演个人风格的刻痕深深烙印于影片的每一寸肌理:低对比度色调柔和仿佛蒙着一层轻雾的画面,游荡的主人公与随机浮现的人物群像,梦境般的虚幻气息弥漫在这位无名作家苦苦挣扎的每一个日夜之中。

Las herederas:逃离现状的契机

她们怀抱着难以为外人道的种种,宁愿藏身于安全的保护壳中,沉默畏缩地活着。疲惫生活筑起的高墙已成为牢笼,她们被自己的秘密拖累,被经济压力打倒,被彼此的爱恨与厌倦束缚。“继承人”这个看似耀眼的头衔,不过是囚徒的美称罢了。

Wes Anderson回顾之一:一位作者的价值体系

人物的荒谬和偏执构成了安德森悲喜剧的中心矛盾,他们总是处在越走越窄的一条道路上,面对着身份错位的焦虑,从起始的尴尬处境退入更极端的死角,渴望理解而求不得,害怕伤害而选择沉默,恐惧亲密而终至疏离。

On the Road:延长的现在时

巡演路上斑斓的灯光与喧嚣的人群化为一场失真的梦,所有或沉醉或欢喜或疯狂的片刻都仅是跌落的瞬时记忆,在日出之际四下飞散,遁入暗影;就像Angela Carter笔下只能生活在此刻的狼女,随身携带着再也无法分享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