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s Zwartjes:遁入暗影

Frans Zwartjes是荷兰电影史上的一个异数。

毫无疑问,他是荷兰最为杰出的实验电影作者之一,Susan Sontag甚至称他为“他自己时代最重要的实验电影人”。2018年鹿特丹电影节以特别展映单元“Frans Zwartjes: Fade to Black”向这位近期逝世的影像先驱致敬:6部影片横跨他整个创作生涯,包括他最初和最后的电影。

荷兰上一次大规模先锋电影运动出现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Menno ter Braak , Joris Ivens , LJ Jordaan , Henrik Scholte和Constant van Wessem 发起的电影联盟(Filmliga)倡导纯粹与创造力,反对商业娱乐电影,以向观众介绍当时的先锋电影为己任,可惜因为种种原因5年之后便迅速消解。30多年过去,Zwartjes横空出世,即使背景并非电影,但他以强烈的直觉和自信,以前所未见的个人风格开启了荷兰实验电影的新篇章。

tumblr_m3j6klTMpN1qje0eqo1_400

Zwartjes是最早对胶片做文章的荷兰视觉艺术家之一:早在60年代末,他最早将摄影机作为表演的记录工具,之后很快开始视其为一种完美适应自制创作方式的独立媒介。Zwartjes对影像制作过程中的一切亲历亲为——摄影、声音、剪辑,甚至是实验室冲印都不假他人之手。他从周边交际圈选出非专业演员,反复与他们合作(如Moniek Toebosch,以及他的学生,也是后来的妻子Trix Kuselbos),甚至自己亲自出镜,拍摄场地大多在自己的住宅内外。究其本质而言,Zwartjes的作品拥有强烈的手工质感和家庭录像的气息,细腻的视觉设计融入看似未经雕琢而颗粒密布的画面,每一寸胶片都与他的呈现的场景一样极尽私人化。令人惊讶的是,他那复杂精密、胸有成竹的视觉节奏很多情况下都是镜头内剪接而成的,也就是在拍摄中将摄影机不断开关实现,而非在拍摄完成后另外进行剪辑。由此看来,他镜头中强烈的自我意识和几乎完全仰赖直觉牵引的叙事流就显得合情合理了。“我自身的动能系统决定了我电影的风格,” Zwartjes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表示:“我从来不会刻意去想‘这个镜头是否能跟在另一个后面?’这样的问题。如果你开始考虑这个问题,那还不如马上找个电影以外的工作。”

Frans Zwartjes klein

高度风格化而满载诗意幽闭感的影片演绎着两性与家庭空间内的冲突与张力,Zwartjes以近乎窥视癖的镜头实现了一种独特的感官亲密感:狭窄抑郁的世界里,妆容浓艳、服饰妖冶(或者干脆全裸)的演员制造出强大的压迫感。这些无对白作品很大程度上依赖重视肢体表现力的演出,同时视觉上也极具辨识度——浮梦般的幻觉,焦躁的剪辑节奏,拥有催眠效果的极简配乐,都为影片铺就一层超脱现实的魔幻意味。先验的窥视镜头潜行徘徊,用令人不安的特写和扭曲混乱的角度紧贴被摄者的躯体,外化内心的阴暗涌流。Zwartjes作为音乐家的背景(同时他还是画家、雕塑家、教师和小提琴制作者)常常被忽视,但他影片中摄人心魄的声音设计强化了渐次堆积的精神错乱感,也成为他作品最为突出的标志之一。

一旦眼球经过Frans Zwartjes 的抚摸,你脑中电影的概念将被彻底颠覆。

 

◊♦◊

 

visual training

《视觉训练》Visual Training (1969)

也许是受到维也纳行动主义(Viennese Actionism)和美国地下电影的影响,Zwartjes对狂欢纵欲的影像十分迷恋。冷酷凝视镜头下苍白腐朽的躯壳,诡异融化的眼妆,让角色看起来仿佛一部德国表现主义电影中的吸血鬼,食人的暗喻更有种近乎变态的狂热。

 

moving

《移动静画》Moving Stills (1972)

Zwartjes和他的学生Paul de Nooijer合作,使用大量照片借助剪辑和色彩效果构筑起一副流光溢彩,迷幻妖艳的女性身体画卷,画面极具冲击力而且充满性欲。

 

behind

《在你的墙后》Behind Your Walls (1970)

一如往常,Zwartjes创造出一个超现实的迷人微型宇宙,以另类手法将色彩与黑白,全然静默与怪诞的声效熔铸为一首阴冷鬼魅的抒情诗,满溢着摇曳迷离的怀旧气息。妆容过艳的默剧演员般的人形如同晦暗空洞的幽魂,失焦的凝视在断裂的缝隙间徘徊。Oh home sweet home…

 

birds

《鸟》Birds (1968)

Zwartjes将摄影机对准自己的妻子Trix。单一镜头的反复,极高速的闪回跳剪,相比其他作品有些单薄。此时结构主义电影尚未找到有效手段实现自己的概念,Zwartjes却远远走在时代之前,呈现出这样一幅充满讽刺效果的解构图景。

 

f2a836cd-4e2c-46d2-95b8-f40579c55119

《献给艺术#2》Tribute to Art #2 (2016)

联合导演Frank Scheffer在拍摄之前作出了一个令人颇感意外的决定,他认为Zwartjes太过特殊,与其拍摄一部中规中矩的人物纪录片,倒不如邀请他一起导演,因此赋予了这部影片一种混合特征:既是他人对Zwartjes的观感,亦是Zwartjes手书的自传。碎片拼贴起典型的Zwartjes式华丽诗意。最终时刻,大师与镜头视线相接,横跨艺术生涯的主旨在漫长灼热的梦境中一一再现。

 

film ii

《电影II》Film II (1967)

EYE电影博物馆在Zwartjes 九十岁生日之际修复了他的第一部影片,1967年使用超8拍摄的《电影II》,这部影片在此前多年中都被认定遗失。Zwartjes开始电影生涯之前是一位小提琴家,喜爱拍摄照片、作曲和制作乐器。在这部处女作中,他强烈的电影意识和出色的画面构建能力展露无遗,初见雏形的独特风格以及标志性的手工艺气质,也让他未来的成功丝毫不令人意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