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译文 Translations

Andrei Tarkovsky:大师的遗产

“影像并非导演所呈现的某一特定意义,而是宛如一滴水珠中所反映的整个世界。”塔可夫斯基作品的内在力量创造了独属于他的宇宙:视觉化的自然元素诗歌;极端强烈的人物与情节;现实、记忆与梦境的平衡;以及对于直觉超越理性,神性超越凡人的笃信。

E Agora? Lembra-me:世界见证我们经过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谈论电影。我们只谈论生命,谈论经历。”平托如是说道。电影片尾字幕开始滚动,影像仍在继续——电影也因此得以延续。因为电影从不会真正结束,而是邀请我们与之对话,任由我们继续解读。

1917年度十佳——生日快乐,经典电影!

“1917年对美国电影具有里程碑意义。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具影响力和渗透性的电影叙事方式——经典连续性电影诞生,并在即将以“好莱坞”之名为人所知的地方茁壮成长。”

John le Carré追忆Philip Seymour Hoffman:凝视烈火

菲利普无时无刻不在敏锐地审时度势。这是一项痛苦且劳神的工作,或许最终导致了他走向毁灭。世界太过明亮,让他难以承受。他非得弄坏自己的双眼,否则便会因目眩而死。他就像诗人查特顿,你绕月亮转一圈的时间,他已经转了七圈。每次他出发时,你都无法确定能否与他再见。

Michael Winterbottom:一幅特立独行的肖像

他脸上总带着狡黠的微笑,举止态度露出孩子气与玩世不恭:看上去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有些人认为一部片温馨积极,另一些人则觉得它很悲观。因为电影是观众自身经历的映射,同时也反映出现实生活的复杂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