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专题 Features

Peyman Yazdanian:灵感源自追随内心

在他的思维体系中,成为真正的作曲家意味着精神与形体的高度统一——在静默中持久耐心地等待,观望周遭世界的种种真实,无论是虚无溃败抑或诗意梦幻,都蕴藏着无法言表的可能性。

Wes Anderson回顾之一:一位作者的价值体系

人物的荒谬和偏执构成了安德森悲喜剧的中心矛盾,他们总是处在越走越窄的一条道路上,面对着身份错位的焦虑,从起始的尴尬处境退入更极端的死角,渴望理解而求不得,害怕伤害而选择沉默,恐惧亲密而终至疏离。